首页 >> 文化 >> 荷兰足球联赛系统-李笑来大战陈伟星 谁是坏人?谁在说谎?

荷兰足球联赛系统-李笑来大战陈伟星 谁是坏人?谁在说谎?

发布时间: 2020-01-11 19:13:12来源:互联网 

荷兰足球联赛系统-李笑来大战陈伟星 谁是坏人?谁在说谎?

荷兰足球联赛系统,李笑来将此次陈伟星的指控归结为“诽谤”,暗示可追究对方法律责任。但此前多次声称被抱大腿引发的争议,李笑来口中的“已交由律师处理”,很可能成为所有事情的终结。

币圈的大佬互撕,来得像熊市一样猝不及防,且愈演愈烈。6月8日晚,快的创始人、泛城投资创始人陈伟星率先发动了对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的“攻击”,指控其是“伪比特币首富”、“欠投资人3万个比特币”、“挪用公共资产”、“募集资金洗钱或赌博”等。三天后,李笑来声称已交由律师处理,事件看似回归平息。

但6月14日,李笑来在自己的公号发文,《关于陈伟星一些言论的回应》,驳斥陈伟星指控自己的“5宗罪”,又将二人推回舆论的风口浪尖。

△ 李笑来陈伟星互撕

他列举了陈伟星朋友圈11条与自己有关的言论,用大篇幅逐条反驳。而且他还引用“你现在还打你爸爸吗?”的逻辑,指责陈伟星的正义是乱扣帽子。

作为币圈大佬,李笑来主动打脸和被动打脸的历史都曾有过。但不同寻常的是,他在反驳陈伟星同时还牵扯出众多行业“新料”,例如,暗指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因接受陈伟星投资而被其当枪使。

6月14日晚6点,陈伟星在朋友圈再发声明,回应李笑来此前文章称:李笑来作为首骗,诡辩之术一流,企图用诋毁我的历史来混淆视听,“安抚”他的韭菜,这是太低估了所有人的智商。

走心洗白

你来我往中,人品都是双方攻击的重点。在回应中,李笑来公开了其三月份在“三点钟火星创始群”与陈伟星的一段对话,“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跟陈伟星的一段对话”。

李笑来直言不讨厌坏人,但讨厌陈伟星的虚伪,并放出“非要我把你侵占原有股东权益的事儿公布才开心”这样的大招。对此陈伟星回应称自己没有做过其指控的事,是李笑来被忽悠了。

针对陈伟星称“能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的言论,李笑来将其定义为“没事实、没证据、逻辑不合格的法盲”。

发起攻击之外,对于陈伟星的指控,李笑来全盘推翻。

他否认自己将比特币打入Just-dice进行豪赌、洗钱。

△ 李笑来

李笑来强调“募集30000个比特币,未按口头承诺保底且延后一年还”不是事实:他从未承诺过按比特币保底 ,原话是“希望能跑赢比特币”。并且,按照目前的业绩,“真的跑赢比特币了呢”。

陈伟星称,曾私下找李笑来商谈“停止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一起干正能量的事情被无视”的说法,李笑来表示二人唯一一次的单独沟通是陈伟星兴致很高地向其宣讲自己的打车链。“听他讲完,我都抽了好几颗烟”,但出于面子,他仍参加了陈伟星的生日聚会。

李笑来承认自己在2013 年下半年投资过 just-dice,是最早投资它超过 2500 个比特币的投资者。并称,只是因为just-dice当时可以找得到的唯一可以用比特币投资,并且很可能获得收益的项目,很多币圈老人都投资过。

对于资产不当来历,李笑来没有进行详细说明。如“首富”假象和自己的交易所bigone、inb资本以及募集资金的账号,混存在他个人账号的说法,李笑来只用不是事实略过。同时他反诉陈伟星是个伪创业者,“以‘快的创始人’自称,从未做过完整的事。”他还爆料,在快的估值不高的时候,陈伟星已经卖掉了他所持有股份中的绝大部分。

他认为陈伟星存在异想天开的思维漏洞,也因此NB 否掉“打车链”项目。

对于陈伟星指控的缺乏领袖人物责任意识的相关指责,李笑来亦全部否认,并反称陈伟星是刻意扣帽子、诬陷、诽谤,将问题引向对方的人品。

李笑来称陈伟星所说,“李笑来的观念里面没有公共资金的概念”,是臆想或刻意扣帽子。“私吞帮发项目币在二级市场抛盘”为诬陷和诽谤。他还顺带吐槽了给陈伟星“爆黑料”的战友易理华,“投资 Penta 项目的时候用的是 INB 的名义,回头发现这个项目可能赚得多,就变成了‘了得资本’的项目。”

并且,在言语中他暗指陈伟星因自己不投资其打车链而恼羞成怒,公开”碰瓷儿”。

此外,他还指正了陈伟星所言“徐小平老师和洪波组织区块链第一饭局”中“洪波”实为“冯波”的错误,称在场的徐明星、李林、吴忌寒、肖峰、高西进等人都可以作证,“不能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并非他和陈伟星争论的话题。“陈伟星以正义的名义跟李笑来争论,结果不欢而散”并不存在。

李笑来还透露,郑伊庭事件是郑伊庭希望在公众面前把自己描绘成一个“黑心投资人”,但郑伊庭贪掉自己40%的股东权益,躲回台湾,拒不接电话,还总让自己与那个永远不接电话的律师沟通。

惯性手撕陈伟星

在李笑来的长篇论述下,陈伟星的人设转变为爱出风头的心机男。此前也曾多次手撕大佬经的陈伟星人设是性格耿直。

自2018年变成戒酒、不要女朋友的区块链卫士后,陈伟星主动“找茬”的人不少。今年二月,陈伟星怒怼红杉资本朱啸虎“99.99%的ICO项目都是恶意诈骗”的言论,他将其定义为古典互联网投资人,称其通过名人效应收割普通VC和小股民,是真正割韭菜的人。

△ 陈伟星

不久,针对连续创业者、自媒体撰稿人雕爷孟醒所说,“457天后,区块链这个概念会臭到无人再提起”的观点,陈伟星直言其出风头是为了做网红赚点钱,没有啥理想。还讽刺其和朱啸虎一样,干一点点事就拼命宣传,都是只为名利的人。仅过两天,陈伟星在3点钟群众公开手撕百合网慕岩。连用5个反问质疑慕岩的发币行为。

5月,陈伟星公布了“打车链”计划,合作对象是原美团联合创始人。他对“打车链”寄予了极高的期望,称要挥洒激情青春,解决世界重大问题。

但手撕大佬与打车链发布处在如此靠近的时间,削弱了理想主义情怀的因素,不少业内人士怀疑陈伟星是在“蹭热点”,满足打车链的宣传需要。

陈伟星对此不以为然。6月10日凌晨,他发朋友圈称,“外人不知道,一个好好的区块链技术与行业,被搞得乌烟瘴气的到处是屎,劣币驱除良币,想理想主义点,想搞个自律透明计划却被当傻逼。”

相比陈伟星言必称理想主义,李笑来显得接地气很多。

李笑来在回应中还透露了自己的近况,称刚投资了一个硬件公司、共享链团队,忙着讨论如何做出一个地球上最大的人工智能算力云、忙着发现共享的核心——人。而陈伟星,却忙着在朋友圈、微博诽谤自己。

并且,他将陈伟星投资区块链项目XMX,当做其人品有问题的依据,尽管他自己也投资了该项目。

李笑来认为,XMX白皮书照搬别人、代码抄袭 EOS,是“真的空气”。陈伟星近期多次发表对EOS的质疑,认为其存在投资不透明、不负责、过度圈钱、设计扭曲等问题,公开叫骂EOS是想撇清和“三点钟”的关系,与当初在三点钟群里半夜急着出风头全然相反。

同时,对于陈伟星被“一伙组织 EOS 人员进行攻击”的说法,李笑来称确有很多 EOS 持有者跑去微博留言骂陈伟星,但一直都是陈伟星在无底线地攻击自己。

李笑来将此次陈伟星的指控归结为“诽谤”,暗示可追究对方法律责任。但此前多次声称被抱大腿引发的争议,李笑来口中的“已交由律师处理”,很可能成为所有事情的终结。在李笑来早期站台的项目中,多次站台后声明自己并不知情,也从未晒出律师函或走相关法律渠道的证据。这一次,即使严重到涉及洗钱、赌博、贪污挪用公共资产,恐怕也不会有例外的结局。

深藏不露李笑来

如果仅从李笑来本人描述来看,这位曾经的币圈大佬正在兢兢业业深耕区块链。但事实上,这段时间他也表现得相当高调。

此前4月底,澳门第一届世界区块链大会上,大妈们因为别致的穿着和带有年龄特质的妖娆摆拍姿势走红。在业内人士担忧大妈进场给市场增加不稳定因素时,李笑来却公开支持大妈。

他发微博力挺大妈,称“区块链这东西,长期以来所谓精英阶层反映更慢,因为脑子里固有偏见太多。还别说,大妈们反倒很容易‘空杯心态’”。在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转发并发表不同意见后,李笑来回怼称“等你成了大妈,就知道大妈也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了。”

△ 澳门区块链大会上妖娆摆拍的大妈们

然而,据小犀财经财经知情人称,公开发声表现得很强势的李笑来,发完微博就后悔了。他给该知情人发微信让其给赵何娟带话,在中间说和一下。

此次李笑来回应中提到,一个曾用笔救过自己朋友的媒体人,“曾经是‘正义的使者,现在被陈伟星挥舞着当枪使’”。根据他的描述:某媒体创始人,陈伟星是她的投资人,可推断出为赵何娟。他透露,自己曾尝试着和赵何娟当面交流,无果。于是这次,赵何娟成为他口中和陈伟星一样,把正义当作工具以获私利的人,“嘴上说的全是冠冕堂皇的话,暗地里干的全是没底线的事情。”

此前i黑马在报道中曾引用吕大爷(东北猫)对李笑来的评价:“曾经一次微醺,李拿着手机跟我说:‘不用去同情那些傻X们,也不用承诺什么,你要你看起来强大,他们甘愿给你交钱。’当时阵阵凉意,把自己的信徒说成傻X,其实他心里应该都清楚的,我想。”

李笑来公号下放出的评论清一色的举着支持笑来老师的大旗,一位业内人士吐槽,“行情不好的时候,才有这些撕逼互怼的大戏。行情好的时候,韭菜割到手软,哪有时间这么一大段一大段码字。”

相关文章
整站热门


整站最新


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