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同样得了诺奖,库切、加缪在中国为何不如马尔克斯流行?

同样得了诺奖,库切、加缪在中国为何不如马尔克斯流行?

发布时间: 2019-10-24 19:27:23来源:互联网 

邱华栋和李二谈库车

中国文学

库彻比马尔克斯重要得多

诺贝尔奖得主j m .库彻的最新小说《耶稣的学生时代》的中文版最近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库彻创作了许多以极富原创性的不同流派和技巧直接触及人类灵魂的作品,如《羞耻》(Life)、迈克尔·K的《生活与时代》(Life and Times)等。它还包括“自传体三部曲”男孩、青年、夏天、耶稣的童年和耶稣的学生时代,它们分别是“耶稣三部曲”的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在最近的一次图书分享会上,作家兼评论家邱华栋和新获得茅盾奖的李尔应邀与读者分享他们对新书《耶稣的学生时代》的阅读体验。

耶稣的童年

耶稣的学生时代

作者:j.m .库彻

人民文学出版社

像鲁迅一样,

他们都是金字塔顶端的作家。

一个虚构的移民国家、一个神秘的天才儿童、一所奇怪的学校和一起奇怪的谋杀案构成了耶稣学生时代的主要情节。除了情节之外,人物之间的对话还包含哲学思想,可以反复思考。这是库彻独特的笔触,也是这本书最特别的特点。

李尔将库切和加缪归因于“知识分子作家”。他们有一种“内在的、精神的和水晶般的语言”。如果把这种风格融入到汉语创作中,汉语的质量就会提高。虽然库彻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在中国他注定是一个被忽视的作家。事实上,除了马尔克斯,库切的“诺贝尔同事”在中国也有这样的命运。

例如,加缪的《局外人》所知甚少。大多数中国读者在他的作品中只阅读无聊、孤独和令人费解的小资产阶级情绪,他们看到的是最简单的加缪,而不是肤浅背后更深、更冷酷的加缪。

马克斯的小说依靠想象力取胜,由对事件的描述组成。看《三国演义》和《水浒传》长大的中国读者已经习惯了阅读这样的“动作小说”,因此非常容易接受马尔克斯。

相比之下,库切、艾可、加缪等人的作品则是对理论问题的思想和思想的表达,这正是中国文学所缺乏的。

"有不同类型的作家,库奇和马克斯之间没有区别."但是对于中国读者和中国文学来说,李尔认为“库车比马尔克斯重要得多”。

在邱华栋看来,库切和鲁迅一样,是“金字塔顶端的作家,能够永远为我们提供精神食粮的作家”。

“偶尔吃点东西和快餐是正常的,但是你必须吃点好东西。阅读也是如此。我们必须以最高水平阅读这些东西,因为文学是人类精神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邱华栋将每隔一段时间阅读鲁迅,看看鲁迅如何看待世界、生活和人性,并从中获得安慰和力量。

库彻的新移民主题,

我们都参与了

库彻早年写了两部自传体小说《男孩》和《青春》。2013年后,他写了《耶稣的童年》和《耶稣的学生时代》。

男孩们

青年

作者:j.m .库彻

浙江文艺出版社

与库切小说的基本叙事元素一样,青年与男孩、耶稣的童年和耶稣的学生时代之间存在同构和互文性,这在西方作家的作品中尤为明显。尽管李洱在《吴颖雄》中也有类似的观察,但他也承认中国作家的小说很难与我们古老的神话和文化渊源形成互文关系。这种现象的原因是西方从希腊神话和罗马神话中发展出一部史诗,而中国神话是支离破碎的,无法整合。

库彻在《耶稣学生时代》的序言中提到,这确实是一本“不容易理解的书”。李尔指出,20世纪80年代后读者不理解小说是不可原谅的,因为他们可以第二次阅读,但西方小说中涉及到许多问题。特别是库车的写作已经进入后期阶段,与中国作家大不相同。“中国作家晚年的写作变得非常轻松。看到南山和桃园,一种悠闲自在的写作感觉突然解除了与现实的关系,仿佛进入了另一个阶段。”库彻的小说,即使是在他晚年,仍然能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像狂野的哭泣”。随着年龄的增长,与现实的紧张关系并没有缓解,而是变得更加克制和集中。在晚年,库彻仍然擅长处理宏大的主题,例如新移民的主题。

2002年,62岁的库切移民到澳大利亚。邱华栋曾在澳大利亚图书馆发表演讲时见过库切。听完演讲后,库车沿着图书馆走廊的墙壁独自离开了。虽然在场的所有澳大利亚人都知道他是库奇,但没有人围住他。虽然南非文化和澳大利亚文化有很大的相似性,但库车仍然感觉到了它们之间的一些差异,并在他的作品中扩大了这种差异,成为新移民的主题。李尔以耶稣的学生时代为例进行了分析:“他(英雄)从一个经历过战争和瘟疫的地方走向了一个新世界。这个新世界是如此深情,以至于每个人都对他彬彬有礼,给他食物和饮料,但他不能问过去,而是与过去分开。”随着故事的发展,可以看出,即使在新世界,新世界似乎又与过去重合了,其中包含库奇强烈的悲观主义和他对过去的艰辛探索。

李尔的理解是,移民可以是时间的概念,也可以是空间的概念。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成为新移民。要摆脱旧的破碎的伦理并试图重建新的伦理是如此困难。这个州是移民州。库彻关于新移民的主题写作“深深打动了我们当前的文化现实,这可以说涉及到我们所有人。这是库彻作为一名知识分子作家在解决牛问题上的手术刀般的技巧,这真的令人惊叹。”

(齐鲁晚报,齐鲁第一记者曲鹏)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相关文章
整站热门


整站最新


栏目最新